读书的重要性:从大学生阅读状况谈起
发布时间:2015-05-05 浏览次数:

    最近有专项调查人士到一所著名大学去看,尽管有许多学生在读书,但是在图书馆、自修教室里,大学生们一摞摞堆着、捧着的大都是英语四六级、计算机等级考试书籍,考研者更是背着一大包英语、政治辅导书。这些都是为了文凭的应试性阅读。偶尔,也有学生在读课外书,不时见到《向左走,向右走》、《布瓜世界》、《摇摆涩女郎》等一类插图配以简洁纯美文字的书,似乎大学生们已经进入读图时代。而像20世纪80年代在图书馆里抢借、争读经典名著的现象已经很难寻觅。

  这是一项就大学生阅读与思想状态等问题而对一所著名大学不同年级、专业的数百名学生进行的抽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一些大学生对校园文学、休闲杂志、娱乐类报刊表现出很大的兴趣,几乎每个大学生都看过一两本那种通俗图文书。更多的人则对考研、英语、计算机类的工具书情有独钟,却很少有人经常性地阅读本专业的学术期刊和经典学术著作,学术类书刊在大学生群体中受到冷落,经常阅读人文社会科学典籍和学术类著作期刊的大学生不足三成。经常阅读各类经典和专业读物的学生比例分别是:本专业经典著作的为15.2%,人文社会科学典籍的为22.8%,专业学术期刊9.3%,外文学术文献的为5.2%;经常或偶尔阅读通俗文学读物、时尚报刊、外文报刊的比例则高达88.5%、86.4%、73.9%。上网阅读的比例则肯定是100%。调查的基本结论是:急功近利应付考试的阅读占主流,学专业不爱看专业书籍,“浅阅读”越来越时髦。至于网络阅读,绝大多数学生都会在那些八卦新闻里,在那些街谈巷议、聚众起哄式的跟帖群中徘徊。也不知道浏览这种鸡零狗碎的文字算不算阅读。据说,现在每年都在进行的国民阅读率调查是算的,所以每年都有增长。

  如今的大学生阅读状况何至于到了这种地步?主要原因是社会风气的影响,其他原因并没有明确提供。其实,在我看来,阅读文化问题也是相当主要的原因。

  尽管大学生阅读状况令人担忧,但据我所知,现在学生们的专业论文发表率、学位论文的通过率却不降反增。这不免令人心生疑惑。请一位对阅读很有研究的资深教授为我释疑解惑,答案是:学生可以不通过读专业经典著作和期刊论文的阅读来做专业论文、学位论文,只要上网检索,特别是花一点小钱到专业数据库里检索,输入关键词,资料纷纷来。论文开篇必备的同类研究情况列举有了,论文后面开列的参考书目自然也就有了,论文中需要引用的著名观点、论断、论据也就差不多够了。倘若要做具有较高层次的学位论文,学生英语比较好的(一般都会比较好)还可以多花一点钱,到国外的专业网站寻求“核心内容解决方案”,那就连论文的逻辑和对策、提纲也都有了。

  经过资深教授如此这般地一番解释,我恍然大悟,原来专业阅读与专业写作的关系已经到了如此这般的地步!这就是说,而今眼目下,不用亲自去读那些经典著作,都可以达到学富五车的境界。旧时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现在可以改成“秀才不读书,能写天下文”,更牛。或者也可以把一句俗话改一改,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如今则可以是“网络一检索,胜读十年书”,不可谓不牛。

  于是有人笑指当今许多大学生乃至许多读书人已经不再“亲自读书”了。

  生活中人们常互相开的玩笑,诸如“亲自吃饭”、“亲自喝水”、“亲自上厕所”、“亲自谈恋爱”等等,令彼此莞尔一笑。而所谓之大学生不“亲自读书”,却让人们难以笑得起来,要笑也就是苦恼人的笑。

  不亲自读书,谁来替大学生读呢?旧时富家公子有书童陪读,公子不读书童读。现在则就是数字技术帮着读了。

  有人说数字出版就是必然趋势。但倘若数字出版总是如此这般改变人类的阅读,那也是要大受质疑的。

  我们先得承认,数字技术极大提高了人类的知识传播能力、检索能力、整合能力。这是人类知识生产与传播的一次转型。但人类的阅读是否从此转成了不再需要完整阅读,这是打死我也不相信的。我曾经就这一转型有过一篇拙文《出版转型与阅读文化重建》,就数字出版与阅读关系发表过一些浅见。主要是。(1)数字化的专业出版最为令人心仪的是其为读者提供解决方案的高效,创造了出版与阅读的神话。然而,专业阅读并不仅仅要解决阅读速度和效率提高的问题,也不只是需要解决检索需求问题。在专业阅读过程中,还有相当多元价值的东西将在阅读中获得。当我们在快速获得解决方案的同时,极有可能同时失去了一系列完整的专业阅读的机会。如果人们把专业出版和专业阅读仅仅看成是知识处理过程,那么,人类社会将陷入科学主义的泥淖,思维科学将遭到弱化,必然包含于专业研究中的人文精神必将受到损失。(2)数字化的教育出版的阅读问题与专业出版比较类似,而特别应当引起重视的现代教育事业更为需要弘扬人文精神,需要对人的素质的全面培养,需要更多的人与人的交流,而不仅仅是知识、技能的学习和升学。数字化的教育出版在这方面有可能造成阅读上的很大损失。快速的数字读物有可能把学习简单化,把阅读简单化。(3)目前对于大众阅读影响最大的是移动网络阅读。移动网络阅读包括移动阅读碎片式信息、原创园地的海量文字以及视频、读图、播客、微博、微信,凡此种种的数字出版物,充斥大众阅读的时空。现在手持手机、平板电脑的人真正读书的到底有几个?我看大都是看视频、读八卦、聊闲天。大众阅读最为关系到国民素质的养成,绝非无可无不可之事。如果大多数国民总是处于道听途说、街谈巷议、污言秽语张口就来的阅读和交流状态,缺少必要的完整性,缺乏高雅的文化气质,无意于深致的体验,潜心阅读者越来越少,阅读修养出来的性情渐成浮躁之势,则作为以提高国民素质为目的的大众阅读则可能南其辕而北其辙,积重难返。

  要改变数字时代人们不再亲自读书的问题,一方面,人们有理由要求数字出版不断改进技术。正如美国《华尔街日报》运营副总裁潘瑟艾罗所说:“内容是最重要的……因为互联网,我们需要做得更多。”人们有理由要求数字技术做得更好,更好地为真正健康、科学、理性的阅读服务。另一方面,要改善我们的阅读文化,树立正确的阅读价值观。这不仅是大学生们的事情,更应当是整个社会的事情,应当成为全社会的文化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