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大学生读书的意义、误区及要诀
发布时间:2015-05-05 浏览次数:

     书籍是人类思想与智慧的结晶,是人类文明进程与文化成就的重要载体。对每一个体来说,读书对人的作用非常巨大。荀子在《劝学篇》中曰:“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2]9这是讲读书与获取知识、开启智慧之关系。朱熹《读书偶得》写道:“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3]1117这是讲书籍与人的精神状态及创造力之关系。伟大的文学家高尔基在《我怎样读书》中亦云:“读书对我们来说,虽是一种习以为常的、普普通通的事情,但实际上它却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因为它能使一个人同各个时代、各种民族的伟大思想家在精神上沟通起来。”[4]17读书可以超越时空,与古人、古时对话晤谈,交通精神,认识社会。是故,人的成长、成熟离不开读书,人的知识化、文明化离不开读书。可以说,一个对社会有贡献、有意义的人,书籍是他的良师益友、终生伴侣。

 

大学生读书的意义
    《论语·子张》载子夏语曰:“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5]202中国传统的读书观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可以富贵。
    宋濂曰:“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6]读书可以滋心养性。
    一位将赴美国的学生向老师辞行,问老师该带些什么?老师说:“带上一部《英汉辞典》,再就带上一部《唐诗三百首》吧。带一部《英汉辞典》,自然是为交际的方便,而只要你还吟得出唐人的诗句,就能证明你还是一个中国人,你的灵魂是属于中国的。”[7]296读书可以唤醒归属感。
    对以上关于读书的意义我们要辩证地认识。孔子在《论语·卫灵公》中云:“君子谋道不谋食。”[5]168我们的理解是:读书可以使我们有涵养、有教养,长知识、长能力,可以培养我们健康的情趣,提高我们的人文素养,获取服务于社会、报效于祖国的本领和责任心。
    经由读书获取知识,是每一位大学生天经地义的职责。只有在浩瀚的书海中广泛涉猎,才能成为具有扎实的专业功底、合理的知识结构、宽广的文化视野、优良的综合素质的合格人才。只有以书为友、含英咀华,才能纯化自己的情感,净化自己的心灵,深化自己的思想,升华自己的精神,由一个感性的人成长为理性的人,由一个个体的人成长为有益于社会的、具有普世情怀的人。对于“学高为师”的师范类专业学生,具有广博而精专的知识,则又是从事教育工作的必备条件。

当代大学生读书的误区
    当今时代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各种类型和档次的书籍铺天盖地,网络传媒使各类信息的传递更为迅捷。面对庞杂的文化市场,相当一部分学生在阅读书籍方面无所适从,出现令人堪忧的状况,如满足于到口即消式的“快餐文化”:不看元典,只看翻译的白话文;不阅读原著,只看根据原著拍摄的影视作品,或只看提要式的简介;不翻检、查找原文,只通过网络搜索获取简单的信息资料;不看专业的、高雅的书籍,只看通俗类、低档次书籍等等。在学生当中,普遍存在着“消解”文化、“水煮”经典、热衷网络版本的现象。网络确实给人带来便捷,但同时也耗损了我们培养专业功底的能力。中科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曾告诫学子道:“创造力别被文化垃圾淹没!”他还自谈其创作态度和创作习惯说:“我现在要写文章时不敢接电话,也不上网。”[8]当今时代是一个人心浮躁、利益至上的时代,技术化、实用化、功利化的倾向弥漫于社会。受社会风气的影响,在校的青年学生亦盲目地追求工具理性,把一技之长和社会实用性的知识看作是学习的全部,一切以对就业有利为出发点。
    大学生在读书方面出现的种种问题,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关注。当看到学生“所读非书”、“无书可读”、“书读不好”和择书不精、读书失法、舍本逐末时,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深感不安和担忧。教师的责任和良知,使我们不能无视这种状况继续下去。探索行之有效的读书方法,应是我们每一位老师义不容辞的责任,是我们每一位读书者必须要解决的课题。

大学生读书的要诀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读书方法,不同的目的有不同的读书要诀。总体说来,读书有以下值得注意之处。
    首先,精读与泛读相结合。《论语·乡党》有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5]102 陈寿《三国志·魏书·董遇传》有言:“读书百遍而义自见。”[9]苏轼在《送安惇秀才失解西归》中说:“故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10]247黄庭坚云:“大率学者喜博而常病不精;泛滥百书,不若精于一也。”[11]53我国现当代著名美学家、文艺理论家朱光潜先生在《谈读书》中曾精辟地指出:“读书并不在多,最重要的是选得精,读得彻底,与其读十部无关轻重的书,不如以读十部书的时间和精力去读一部值得读的书;与其十部书都只能泛览一遍,不如取一部书精读十遍。”[12]35
    俗语云:博而不专则惑,专而不博则困。尤其是在知识爆炸、信息多元的时代,更应该处理好博与专的关系。对于我们大学生来说,要做到博中有专,专中有博,既要有自己的自留地,又要“面朝大海”,纵览寰宇,而不是把自己的视野局囿在一个狭小的空间。要有相当博的精,才算得真正的精;要有相当精的博,才算得真正的博。蜻蜓点水式的博不是博,坐井观天式的精不是精。我们常说,文史哲不分家,哲学社会科学是一家。其他的任何专业,都是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有相对的分门而没有绝对的分家。现在产生了许多边缘学科,或跨学科的研究领域或课题,这都是既专精又博通的辩证关系的具体体现。
    其次,有用与无用相结合。有的同学在学习的时候常会觉得所学东西派不上用场,只学自认为有用的东西。其实,这是一种学习上的短视行为,成才过程中的误区。常言道:知识到用方恨少。《庄子·外物篇》有关于有用、无用辩证关系的精彩论述:“庄子曰:‘知无用而始可与言用矣。天地非不广且大也,人之所用容足耳。然则厕足而垫之致黄泉,人尚有用乎?’惠子曰:‘无用。’庄子曰:‘然则无用之为用也亦明矣。’”[13]719~720这个故事说明,有些看似无用的知识,实际上是非常有用的,它是构筑整个知识殿堂的基石。因此,我们应树立正确的知识观、读书观,以“无用”为底子、为后盾,作好长期积累、不断求知的准备,切忌急功近利、唯用是务的急躁心态和短视行为。
    再次,阅读与思考相结合。做学问必须做到学而能通,如同食而能化。多读书而不运用或不善用者,几乎等于白读,这很容易变成我们常说的书呆子。钱澄为清代学者方以智的《通雅》作序时引述方氏语云:“学不能观古今之通,又不能疑,焉贵书簏乎?……不学则前人之智非我有矣;学而徇迹引墨,不失尺寸,则诵死人之句耳。”[14]170这就是说,学习与思考必须结合起来,不可偏废。单思不学,会成空想妄想;单学不思,又会变成书呆子。所以,孔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5]18学习应如古人所说,要好学深思。汉学与宋学的区别实际正在死扣章句和灵活发挥上,其成就遂大小故不同矣。
    最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不仅要从书本上去学,还要善于观察生活、感悟生活、表现生活、反思生活。把读书与创作结合起来,提高自己的阅读能力、写作能力,达到训练文笔、丰富思想、锤炼睿智的目的。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云:“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15]37结合书本所得,融会贯通,吸收消化,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心得体会和研究成果。
    《礼记·学记》有一段关于实践重要性的精辟论述:“虽有佳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1]514只有在学习实践中,才能发现我们不足欠缺的地方,才能引起我们的改变,并最终达到提高的目的。这其实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实践出真知。
    苏轼在《与谢民师推官书》中有一段关于人的认识能力、口语表述能力、书面语表达能力的精彩论述,他说:“孔子曰:‘言之不文,行之不远’。又曰:‘辞达而已矣。’夫言止于达意,即疑若不文,是大不然。求物之妙,如系风捕影,能使是物了然于心者,盖千万人而不一遇也。而况了然于口与手者乎?是之谓辞达。辞至于达,则文不可胜用矣。”[16]5364我们常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说明认识事物的不容易,而能将自己内心体悟到的感受、认识准确地陈述表达出来,更是能上加难。所以,心里感到的,口里不一定能表述得出来,笔下不一定能描述得清楚。惟其如此,我们才更要有意识地磨炼自己、训练自己,不放过一切锻炼、提高的机会。作为当代大学生,更要养成好读书、善读书、活读书的习惯,在能读、能写与多读、多写中成长、成熟、成才。

参考文献:
    [1]王文锦.礼记译解[M].北京:中华书局,2001.
    [2]王天海.荀子校译[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
    [3]缪钺,等.宋诗鉴赏辞典[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7.
    [4]高尔基.高尔基文集[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
    [5]杨伯峻.论语译注[M].北京:中华书局,1980.
    [6]郁贤皓.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第五卷)[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7]傅道彬,陈永宏.歌者的悲欢——唐代诗人的心路历程[M].保定:河北大学出版社,2001.
    [8]朱清时.创造力别被文化垃圾淹没[N].中国青年报,2009-8-11.
    [9]陈寿.三国志[M].北京:中华书局,1959.
    [10]孔凡礼校点.苏轼诗集[M].北京:中华书局,1982.
    [11]张明仁.古今名人读书法[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
    [12]老品.中国文化名人论读书苦乐[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5.
    [13]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M].北京:中华书局,1983.
    [14]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M].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2008.
    [15]王国维.人间词话[M].北京:中华书局,2009.
    [16]郭预衡.唐宋八大家散文总集·苏轼[M].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6.